徐矿集团

江苏省矿业工程公司

文化随笔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企业文化 > 文化随笔
One day in 北京
作者: 发布于:2015-10-10 9:55:40 点击量:

阴霾的天气,唏嘘的乌云,终于引发了一场毅然决然的远行。就这样,皇家气派的北京,以一种伟岸博大的力量,璀璨出一抹照亮心灵的月光,让挂在两腮的点点泪水里,有了星空粲然的模样。

爱是彼岸双生花

玉澜堂前,泉声竹影,烟霞舒卷。的细雨敲打在青石路上,恍若一对生死相依的恋人隔世的心跳。1898年,一道厚重的砖墙横亘了穿堂配殿,让清雅宜人的宫宇变成了君王凄苦寂寥的牢笼。2年后,当八国联军的炮火点燃了皇家的眉毛,当高高在上的贵胄变成了出逃的蚁族,一个瘦小的妃子用年仅24岁的生命溅起了比宫殿更高大的水花,精准地打湿了那年清宫的黄脸。

只为一个再相见的念头,一对爱人忍受打骂屈辱,让滚烫的思念和泪水风干了年轻的生命。故宫颐和轩的那个小小院落里,珍妃坠落的井口狭窄紧小,令人窒息。能进入这样的井口,身体必然是先破碎了,而身体破碎之前,心灵必定也是早已破碎。

要有多深的爱念,才可以为了一个人、一个茫然的未来,毫不犹豫放弃自己的一切,包括生命。那些盛开在生死轮回里的彼岸花朵,轻轻呢喃着前世今生的热切期盼,让一生的恍惚与甜蜜铭刻于心。爱情,是他们留给世界惟一的遗物。

任是破碎亦动人

一个诺大的王朝,守不住自家静静的花园,留不住脸上淡淡的阳光。虹卧石梁、波回兰桨,烟涛微茫的残荷疏影间倒映着百年前的一轮明月,好像清王朝一颗硕大的眼泪。

进入圆明园,一派灰白,虽沐春风却如覆冬雪。在空荡荡的旷野中,我们靠着遗址的形状和导游的讲解,幻想着当初的模样。遗址之上,虽飞过了时光、掠过了岁月,早不应该再看到当初大火留下的灰烬,但那些黑黢黢的土地,总像是一双双含泪的眼眸,战栗着、惊恐着,无声地诉说着那一年那一天发生的惨剧。

满地的断壁残垣,古往今来文人墨客的眼泪,为这个偌大的园林做了无声的代言。原以为就这样顺着满地的断章会走到路的尽头,谁知残留在大石上的精美建筑片段无意中闯入眼帘。竟如晨光里未散去的露珠、夕阳边未消退的云霞、初恋时未出口的话语。让心头渐渐柔软,渐渐湿润,渐渐有了细小的痒痛,如伤口慢慢愈合的感觉。

长春园西洋楼海晏堂的石贝壳,是我至今见过的最美贝壳。硕大恢弘、超越自然,石雕上细小的水波纹、太湖石精致的突起,让眼前一瞬间浮现出当初雕梁画栋、桃红柳绿的美景。或许这一霎的美景是梦里的蝴蝶,但这蝴蝶必然是飞过庄周的那一只,翩然绝美,即使短暂却令一生难以忘怀。圆明园,就算破碎,你依然动人。

山水横拖千里外

红楼梦第十七回《大观园试才题对额》中,很喜欢贾惜春的那句“山水横拖千里外”。这一横一拖,大有长河孤烟之直与惊涛拍岸之力,将秀水明山、万物光辉的园林执笔飞扫而出,气势磅礴地勾勒了万水千山。

走进紫禁城,这里的山川日月如此浩瀚、博大,逶迤千里,使得这句诗始终响彻我的脑海。端门、午门、太和门、乾清门,站在紫禁城的中轴线上。一扇扇洞开的大门如同卷着旋风的时空隧道,让这里更深、更远、更无尽头。坐在脚下的汉白玉石砖上,天上流云飞逝、河汉无踪,四周炫目的金色让阳光如此的苍白,如此的遥远。如同置身在空旷的原野,身边全是凝滞蚀骨的安静,仿佛海水淹没了流沙,众星环抱了淡月。

东西六宫,深藏爱恨的宫墙巷落,高大凝重的红墙无限绵延,看不到尽头、找不到尽头、摸不到尽头。这些鲜艳阴冷的红色,曾经阻隔、风干了多少宫内宫外热切期盼的目光。如今,这红仍像是光芒下转动的磁带,无声记录着每年每天上演的百转千回。多少泪、多少憾,青丝白发,暮烟吹雪。那些深刻或琐碎的过往被时光稀释、吹散,飘落在了千万里赤城炽热的中华热土,引起后代无数的叹服和歌咏。故宫,感谢在多年时光的沉淀后,我依然可以凭借清风的气息,回味昨天的你。(刘兴洋)




上一篇:核心价值歌

下一篇:除却巫山非云也